主页 > 精品案例 > 整合营销 >

北京朝阳区被列为“高风险”,疫情风险到底有

未知
从北京地区有疫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3个月时间,疫情防控已经从应急期转向常态化阶段,分区分级防控标准应根据现实情况予以调整,以便更精准、更细化地实施防控。

日前,北京市朝阳区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的消息成为关注热点。津冀有社区表示,将对过去14天有朝阳区行程的人采取14天隔离。

就此,有基层疾控人员认为,朝阳区近日发生的由境外疫情输入引起的家庭聚集病例,风险并不高,其认为应综合考虑疫情风险、防控措施和分级影响,细化认定标准,更好地指导防控措施。

朝阳“高风险”刷爆朋友圈

4月20日,朝阳区被列为疫情高风险地区的消息刷爆朋友圈。

新京报记者查询国务院客户端“全国疫情风险等级查询”系统发现,疫情形势更严峻的两个地区,疫情风险反倒更低。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和道外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绥芬河市、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和白云区等地,均被列为疫情中风险地区。

一时间,有朝阳群众焦虑“五一”还能不能回老家,也有人担心上下班或办事经过朝阳被隔离;有人比照哈尔滨,认为无法理解“高风险”,也有人怀疑朝阳的疫情实际情况。

新京报记者发现,河北石家庄、天津等地已有社区明确要求,从朝阳区返回当地须隔离14天。

4月20日16点,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请来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做出回应。

庞星火说明了两点。一是标准:按照国家《关于依法科学精准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需要根据当地新冠肺炎疫情情况进行风险分级和分类防控,高风险地区的分级标准为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例,且14天内有聚集性疫情发生。朝阳区4月14日确诊的一例境外输入性病例造成其家庭3人的关联性病例,成为一起聚集性疫情。因此,朝阳区疫情风险级别定为高风险地区。

二是现状:迅速隔离治疗病例,严密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隔离密切接触者,并对病例同楼相关居民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阴性。对病例曾经活动场所和区域进行了终末消毒。

但是,两个焦点疑问依然存在:朝阳区疫情风险到底有多大?疫情风险判定标准是否科学合理?

朝阳区疫情风险几何?

在朝阳区被认定为疫情高风险地区之前,有关这起家庭聚集性疫情流调的照片和说法,曾在微信群流传。除了病例居住的首城国际小区,还涉及家乐福、燕莎奥莱及顺义区一处冰球场。

4月15日和16日,北京疾控先后公布首发病例及三例关联病例涉及的小区,均为朝阳区劲松街道首城国际小区。

北京市卫健委16日发布的情况说明介绍,经对这起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扩大搜索,初步判定有62名密切接触者,正在采取相关医学隔离观察措施。

按北京市卫健委通报,这名在美国留学的中国男生,结束14天隔离期后于4月8日回家,回家两天后,出现发热、咳痰、咽痛、厌食等症状,4月13日住院,14日确诊。其间,他与家人生活了五六天时间,传染了自己的母亲、弟弟和外公。

防控境外疫情输入,北京市及朝阳区有丰富的经验,进入4月份,境外输入病例已从3月中旬的迅速增长变为零星散发。那么,为什么会出现病例在长达14天的隔离期之后发病的情况?通报曾提出,该病例“自述有鼻炎及痛风病史,长期有轻微咳嗽、鼻炎症状”,因此,可能有三点原因:其他病症影响、病毒潜伏期长、核酸检测不准。

针对上述可能存在的问题,北京市从4月18日起,建议集中隔离人员在14天隔离期满解除隔离后,继续居家观察7天。防控领导小组还要求,加固薄弱环节、补上短板漏洞,严密医学观察的必要程序,加强规范管理,集中医学观察点应急处置流程要清晰,体温检测记录要规范。

截至4月21日24点,北京市连续6天无新增报告确诊病例。其中,朝阳区截至目前共确诊75例。

基层疾控人员建议按“实际风险”评判

除了朝阳区的实际疫情风险水平,有关疫情风险的判定标准备受关注。

新京报记者发现,分区分级管控实施方案,是依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关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分区分级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并结合各地实际制定的。

关于如何分级,多地依据累计确诊病例数、14天内聚集性疫情发生情况、14天内新增确诊病例数等三个指标,以县(市、区)为单位划分高、中、低三个风险等级。例如,湖北、云南、重庆、广东、安徽、河北等地,均依据上述三个指标划分等级,具体为:

低风险地区:无确诊病例,或连续14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中风险地区:14天内有新增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不超过50例;或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例,14天内未发生聚集性疫情。

高风险地区: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例,14天内有聚集性疫情发生。

也有省份结合本地实际,因地制宜制定分区分级标准,如浙江、四川等地。

比照上述省份规定,北京市对高风险地区的认定标准,与湖北、重庆、广东等地相似,也是“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例,14天内有聚集性疫情发生”。

与风险等级划分相连的,是一系列对人员流动与社会活动的限制。如,高风险地区,要实施“内防扩散、外防输出、严格管控”策略,根据疫情态势逐步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对于朝阳区被认定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日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对于来自疫情高风险区人员的防控政策是由各地政府制定的,建议在京工作生活的人员有往返天津、河北需求时,可以先了解当地防控政策,以免对自身行程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风险等级的判定应该以实际风险大小为依据。”北京市有基层疾控中心人员告诉记者,朝阳区发生的聚集性疫情发生在家庭内部,没有出现社区传播,比起在社区传染,在餐厅、商场、医院等公共场所传染的情况,其实风险较小。从北京地区有疫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3个月时间,疫情防控已经从应急期转向常态化阶段,分区分级防控标准应根据现实情况予以调整,以便更精准、更细化地实施防控。

另一个问题是辖区范围。有防疫专家认为,目前,疫情风险认定以县域(市、区)为标准,朝阳区面积大、人口多,按截至2018年末人口360万统计,能排进中国城市中前150名;与此同时,朝阳区与相邻的东城、西城、海淀等区并无明确分隔,工作、生活跨区很平常,考虑到目前全国、北京市疫情防控形势整体向好,认定为高风险区不但会影响到防控措施调整,还将影响到居民通行其他城市的人身自由,因此,更应该审慎、客观地依据实际需要来调整地区的风险认定标准。